當前位置:首頁 > 讀后感 > 文章內容頁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

來源:愛文章網 日期:2020-06-05 17:30:02 分類:讀后感 閱讀: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精選4篇)

  認真讀完一本名著后,大家心中一定是萌生了不少心得,何不靜下心來寫寫讀后感呢?千萬不能認為讀后感隨便應付就可以,以下是小編為大家整理的竹林的故事讀后感(精選4篇),歡迎大家借鑒與參考,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1

  在中國人的眼中,竹子壹直是高潔出塵的象征,這是壹個發生在青翠的竹林里的故事,是一個世外桃源里的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是著名京派作家廢名的代表作,講述了居住在竹林里的壹家人的故事。女主人公三姑娘是個淡雅素凈的女子,她的父親很早去世,留下她和母親兩人相依為命。三姑娘是壹個平淡如水的人,不喜歡熱鬧,也不愛梳妝打扮,培育著一個菜園子,賣菜為生。后來母親也過世了,她嫁了人,還是過著和從前沒多大分別的平凡生活。可以說,這篇小說沒有高潮,沒有所謂的跌宕起伏的情節,通篇辭藻樸素,清澈透底的小溪,緩緩流過讀者的心田。作為鄉土文學家,廢名卻不像其他人一樣,將落后農村里人們的愚昧揭露給世人看,也不會一個勁地批判封建思想有多么束縛人的發展。他所寫的鄉土農村,就像《竹林的故事》里那樣,悠閑自由,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沒有殘暴的禮義制度,有的只是純真的人們的故事,透著淡淡的禪意,給人一種心靈的安定,讓人讀之忘卻周遭的一切事物。

  誰人能像三姑娘這般淡泊寧靜?像她這般洗盡鉛華,美好得叫人屏住呼吸?廢名并沒有刻意從外貌上描寫三姑娘,但從"顏色淡得同月色一般"、"棲在竹林的雀子"中不難發現三姑娘的美。她的美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美得讓買菜的人掏出錢也會自覺俗氣。我最愛的還是廢名筆下小時候的三姑娘,她喜歡跟著爸爸去打魚,她總是靜靜地看著爸爸的舉動,等待魚上了鉤,"三姑娘小小的手掌,這時才跟著她的歡呼的叫聲熱鬧起來,"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女孩的形象躍然紙上;有時候她又會把爸爸忘記了,"只是不停地摳土,嘴里還低聲的歌唱,頭毛低到眼邊,才把腦殼一揚",一個可愛純潔的小女孩就浮現在我們的腦海中。

  后來三姑娘漸漸長大,更加乖巧恬靜,親戚朋友逢年過節喊她出去游玩,她都微笑著推辭,人道她不喜熱鬧,殊不知她是放不下家中孤單一人的母親。她的懂事讓人心疼。她勤勞善良,每天早起將房里的家具抹得干凈,賣菜時總會給顧客多稱一點。每當外頭敲鑼打鼓、繁鬧非凡的時候,她也會想起死去的父親在她小時候經常帶著她出去玩耍的場景,然而只是懷念而已,之后還是乖巧地留在家中照顧母親。

  做女子當如三姑娘這般淡雅恬靜,知世故而不世故,才美好得叫人憐惜。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2

  廢名先生《竹林的故事》上演的是一個普通的故事,但卻真摯感人。他以三姑娘的成長為線索,把竹林的故事與人物的心境相結合,在樸實之中,透露著淡淡的憂愁,文中沒有大喜大悲的場景描寫,卻可以把其中的情感傳達給每一個讀者,在平淡中感動著每一個讀者。

  廢名先生筆下的三姑娘是一個美的形象。他主要是從兩方面去刻畫。

  其一是外貌美。三姑娘小的時候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從小就討人喜歡,文中這么寫道:老程有一個小姑娘,非常的害羞而又愛笑,我們以后就借了割菜來逗她玩笑。長大后的三姑娘也依舊是美麗的,文中這樣寫道:在燭光之下現一現那黑然而美的瓜子模樣的面龐。三姑娘這時已經是十二三歲的姑娘,因為是暑天,穿的是竹布單衣,顏色淡得同夜色一般,——這自然是舊的了,然而倘若是新的,怕是沒有這樣合式,不過這也不能過說定,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看見三姑娘穿過新衣:總之三姑娘是好看罷了。

  其二是心靈美。這也是廢名先生在文章中所要著力刻畫的。一方面,三姑娘她從小就勤奮孝順。見了媽媽抽筷子,她便趕快拿出杯子來。八歲的時候就能夠代替媽媽洗衣服了。每天清早起來,把房里的家具抹得干凈。每天早晨,還要挑菜出去賣。生活的重壓也就落在她幼小的肩上。但她并沒有因此而抱怨。父親死了,她與母親相依為命。因為封建思想的影響,寡婦是不能去人群中湊熱鬧的,阿三怕母親一個人在家孤獨,賽龍燈,雞上塒的時候,留在家里陪伴母親。并不是三姑娘不愛熱鬧,文中有寫道,當年背在爸爸的背上是看過了多少次的,所以聽了敲在城里響在外的鑼鼓,都能夠在記憶中畫出是怎樣的情境來。三姑娘對于這一切仿佛親臨一般的高興。即使是如此,生活的重擔,對媽媽的愛,已經把她從活潑的女孩快速成長為懂事的女孩,她的一顆活潑的心也因此而緊鎖了。另一方面是她心地善良純真。我們可以從其他人對三姑娘的評價看出:三姑娘的白菜原是這樣的好,隔夜沒有浸水,煮起來比別人的多,吃起來比別人的甜了。我們一望見先生就往里跑,望見三姑娘就都不知不覺的站在那里笑。不提防三姑娘果然從籃子里抓起一把擲在原來稱就了的堆里。

  廢名先生塑造三姑娘美得形象的同時,也賦予了她淡淡的憂愁。兄或姐很早就夭折了,家里生活貧困,更不幸的是,父親也在自己很早的時候就去世了。從小就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的重擔就壓在她的身上。對于這些,廢名先生并沒有用很傷感的語句訴說,他是在很平淡的語句中,把這份感情貫穿其中。

  竹林是一個有著清幽環境的地方,在這個地方,或許人的心境也會變得很安寧。生活的不幸,也許也會在這里一點一點的消逝。對待事物的平和,即使是生死,也看得很淡然,這也許就是廢名先生所要追求和向往的一種境意。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3

  《竹林的故事》寫了在宗法制農村中少女三姑娘的成長。但是,祠堂里的《了凡綱鑒》,教書先生的戒方,這些宗法制的代名詞在《竹林的故事》里就像陳年的鮮血僅在剝了漆的墻上留下淡黃的印跡,而三姑娘就如同竹林中的筍芽兒絲毫不受沒落的宗族制度的影響,在竹林的滋潤和菩薩的保佑下健康的成長起來。當三姑娘的父親老程還在世的時候,三姑娘還小,她是愛玩的—背在爸爸的背上看龍燈,跟著爸爸去打魚等。當被老程兜住的魚兒進了挖就了的蕩,“三姑娘的小小的手掌,這時跟著她的歡悅的叫聲熱鬧起來,一直等到碰跳碰跳好容易給捉住了,才又坐下草望著爸爸”。三姑娘玩得入神的時候,連爸爸站在哪里都會忘掉,“只是不住的扣土,嘴巴還低聲歌唱,頭發低到眼邊,才把腦殼一揚”,大概只有老天才知道三姑娘在想什么吧!天真無邪的三姑娘喲!

  三姑娘也是個懂事并且能干的乖孩子,“八歲的時候,就能夠代替媽媽洗衣服了”,不知道有多少同齡的孩子正賴著媽媽買糖葫蘆串兒吃呢?每次老程打了酒回到家,三姑娘就會“接下酒壺,奔向灶角里去”交給媽媽熱。站著腳還不及桌子高的三姑娘會拿出自己保管的家里唯一的酒杯子送到桌上給爸爸喝酒,當然只能送到桌沿上了,“老程還要是朝中間挪一挪”。“爸爸喝酒,我吃豆腐干”,三姑娘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會有多少人羨慕這樣的三口之家呢,會有多少個父母希望有這樣的一個小甜心呢?

  然而就在三姑娘八歲的時候,“綠團團的坡上,從此也不見老程的`蹤跡了”,多了戒方一般模樣的土堆和三姑娘鞋上的白布。老程走了,竹林里蒙著點淡淡的憂傷,日子卻仍舊是平靜的過下去。有時候,三姑娘走到竹林那邊,看到了土堆,“知道這里睡的是爸爸了”,但是“到后來,青草鋪平了一切,連曾經有個爸爸的事實幾乎也沒有了”。

  老程死后,三姑娘變得更加的勤敏乖巧,“每天清早起來,把房里的家具抹得干凈”。正兒月間城里龍燈,鄰近各村上的女人像一陣旋風一樣從這街走到那街。然而“鑼鼓喧天,驚不了她們母子兩個,正如驚不了棲在竹林的雀子”。盡管有壩上下堂嫂子們的邀請和媽媽的極力鼓勵,三姑娘仍然不去火燭之下現一現那黒然而美的瓜子模樣的面龐,卻像影子一般依在媽媽身邊。難道真如三姑娘自己說的“不歡喜玩”嗎?“‘再是上東門,再是在衙門口領賞……’”忖著所來的地方三姑娘自言自語的這樣猜,她的心不是跟過去了嘛!三姑娘愛媽媽,老守在媽媽旁邊,誰知道哪一天會同樣看不見媽媽了呢?

  三姑娘總不在外面玩,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恐怕就是賣菜這一件事了。“人一見了三姑娘挑菜,就只有三姑娘同三姑娘的菜,其余什么也不記得,因為耽誤了一刻,三姑娘的菜就買不到手;三姑娘的白菜是這樣的好,隔夜沒有浸水,煮起來比別人的多,吃起來比別人的甜了”。同時,三姑娘雖然做的是賣菜的小買賣,但是她從不斤斤計較,反而很大度,“從籃子里抓起一把擲在稱就了的堆里”多給買者煮魚吃。

  然而三姑娘卻總是這樣的忙碌,在花樣的年紀里不多去外面玩,即使“偶然一出門做客,只對著鏡子把散在額上的頭毛梳理一梳理”,從不戴枝花襯托自己的美麗。在文章的結尾,在從竹林上壩的小路上,回蕩著這樣的一句話“我的三姐,就有這樣忙,端午中秋請不來,為得先人來了飯也不吃!”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4

  竹子,密密地、錯落地長了一大片,翠綠翠綠的,綠得好像要滴出水來、冒出煙霧來。然后,只聽傳來一陣細細地,人的腳踩在竹葉上的聲音,三姑娘從這片竹林中走出來,微一抬頭,朝我們,羞澀地笑。

  這是讀完《竹林的故事》,在我腦海里浮現的三姑娘和她的竹林的形象,寧靜美好,正如我現在正聽著的《一人一花》。

  廢名的這篇文章寫于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正值鄉土小說潮。而《竹林的故事》雖然也是描寫故鄉生活的,雖然也被歸在了鄉土小說里,卻不同于其它大多數的鄉土小說。它不是主要著眼于描寫家鄉落后的民風民俗什么的,而是表現了一個純樸干凈的鄉村世界,全文的字里行間滲透著禪宗的達觀睿智及親近自然的思想。這與廢名的家鄉——佛教禪宗興盛的黃梅對他的影響是分不開的,另外與胡適、周作人在佛禪方面對他的啟發也是分不開的。而廢名的這種佛學思想對本文的浸潤,使得文章具有一種美感。這種美感,使讀者得到精神上的放松和愉悅,并暫時從日常生活中解脫出來,進入到一個想象世界的王國,使讀者得到靈魂上的凈化。

  《竹林的故事》是以第一人稱手法敘述的,文章前兩段,敘述者“我”以一種非常懷念的口吻向我們描繪了一幅田園鄉村圖,里面有和氣豪爽的老程,迷信但愛惜三姑娘的老程家的,愛玩的“我們”,還有,非常害羞又愛笑的三姑娘。

  接下來,文章先是寫了三姑娘隨著父親老程去河邊看爸爸打魚這么一件事。老程把搖網朝水里兜來兜去,三姑娘則在一旁的草地上自己玩耍,只在爸爸捕到魚了才興奮地拍著掌,歡躍地叫著,蹦跳著,好久才又坐下草地,望著爸爸。后來媽媽沿壩走來,說家里的鹽怕是夠不了一餐飯。于是,老程便提了魚去賣。回到家除了該買的,還不忘給三女兒阿蘭買紅頭繩,當然還有一壺犒勞自己的小酒。三姑娘快速地接過了頭繩和酒壺,奔向灶角。媽媽燙了酒,然后取了下酒菜,抽了筷子,三姑娘趕快拿出由自己照管的家里唯一的杯子,站著腳送在桌上,雖然還是得老程挪上一挪。這些場景向我們傳達了,一種農村人家雖然在物質上不夠豐富但家人間都將對方放在自己心里的精神上富足的溫馨幸福。最可愛的是,三姑娘的一句“爸爸喝酒,我吃豆腐干!”,然后是敘述者的一句解釋,“老程實在用不著下酒的菜”,于是老程便對著三姑娘慢慢的喝了酒。這里特別能表現爸爸對三姑娘的疼愛,還有三姑娘理所當然地享受疼愛的嬌俏。

  老程大概是在三姑娘八歲的時候去的,其家里的境遇以一種可以預見的速度衰落了。三姑娘更懂事了,八歲就可以代替媽媽洗衣。母女二人的勤敏終是使家事一點點興旺,而煩瑣的生活沒有留給三姑娘太多時間去追懷已逝去的父親。但終是在三姑娘心里留下點什么的,三姑娘不愛去看正二月的龍燈,不愛去瞧熱鬧了,只愛守著媽媽,不讓她孤獨,不讓自己再失去。畢竟,只有媽媽這么一個親人了!但老程家的卻不希望三姑娘這樣,因為自己畢竟是會先老去先死去,三姑娘最后還是會只剩了她自己一個的。母親愛自己的女兒,希望她能快樂,像其它有父親的女孩兒一樣。然而,母女倆人都是這么地為對方著想,卻缺乏有效的溝通,以致于二者的代溝隔閡越來越大。

  最后一件以前的事,“我”還清楚地記得的是三姑娘賣菜。三姑娘誠信善良,賣的菜都是頂好的,頂受人歡迎的。而此時的三姑娘已是十二三歲的姑娘了,雖然穿著淡色舊單衣,卻是十分好看,淑靜美好,讓人不感褻瀆,即使是向她買菜掏出銅子給她,也覺著是犯了罪孽一般。

  “我”最后的也是最近的對三姑娘的印象,是在竹林上壩的小徑偶遇嫁了人的三姑娘,她去得匆匆,“我”也有些無措,便轉過身暫時面對了流水。這里隱隱透出生活給她的壓力,卻不曾明說,只留給讀者自行想象。

  《竹林的故事》美雖美,但我細細讀下來,覺得無論是在詞句或是情節上都有些讓人不是很明白的地方,這好像確實應了文學界對廢名先生作品特點的概括,美與澀的交織。

【竹林的故事讀后感(精選4篇)】

X

打賞支付方式:

腾博会手机网址 - 腾博会是什么网址